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滨州白癜风遗传吗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3 20:44:47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滨州白癜风遗传吗,北京有专治白癜风的吗,用外用药后白癜风患处发红是怎么回事,新昌白癜风医院,吉林能治白癜风的药物,江西白癜风是否遗传,济宁能不能治好白癜风

  

  3月18日,埃航从亚的斯亚贝巴飞往北京的 ET604 航班,已经飞行了5个小时,还有一半路程。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,刚吃完感冒药的中航国际成套公司曹红国正在半梦半醒间,连日奔波于肯尼亚项目,疲惫的他准备好好休息一下。“Help! Help!”,曹红国(左三)突然被慌乱中跑过来的空姐急促的呼叫声惊醒,身边的旅客不明所以都没反应过来。只有他起身就跟着空姐就往前舱飞奔。“真的想都没想!”他事后跟记者说,反正肯定有事需要帮忙。

  

  曹红国(左三) 微博@京华时报 图

  “这不是刚好被咱碰上了吗,很平常的事。”3月20日下午3点,在河南省郑州市,曹红国坐在凉亭里接受记者采访。接到朋友电话,曹红国有些不好意思,婉拒了好友要来看望的想法。

  当地时间3月18日早晨七八点,在埃航从亚的斯亚贝巴(注:埃塞俄比亚首都)飞往北京的ET604航班上,曹红国参与制服撞击驾驶舱门的暴力男子,脸部和鼻子受伤,受到众多网友点赞。

  据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官方微信公众号“中航工业”消息:“暴力男子因被老板开除,心生怨念,想拉着一飞机的人陪葬!想来后怕不已,要不是曹红国等人挺身而出,要不是大家不顾安危擒住歹徒,万米高空中几百人的生命安全将不堪设想!”

  38岁的曹红国身材高大,皮肤黝黑。常年在国外工作的他,再过两个月将成为第二个孩子的父亲。他没想到,自己机缘巧合下会成为网红,感觉“很不适应”,他希望事情尽快过去。

  

  曹红国

  “我被他压在下面”

  澎湃新闻:事发时什么情况?

  曹红国:我是3月7日到肯尼亚出差的,回来时,飞机在埃塞俄比亚转机,当地时间3月18日凌晨两三点起飞的。飞了有五六个小时吧,我在飞机前部分坐着,大家都睡得迷迷糊糊的。我上了个厕所回来,刚眯一会,看到空姐很着急,从机头过来,对我说“please help”,我一看肯定是紧急事,就跟着她走了。

  澎湃新闻:为什么是对你说?其他人没醒吗?

  曹红国:估计是看我刚上厕所回来吧。

  澎湃新闻:你看到了什么?

  曹红国:我跟着空姐走过贵宾舱, 看到一个四十岁左右,身高约一米八的男子正在用脚踹、用肩膀撞驾驶舱的门,看起来精神不太正常,旁边,有一个二十八九岁的小伙和一个老人在劝,小伙趁男子不注意,拽住了男子手里的东西(后来知道是玻璃杯),男子就开始打小伙,我想也没想,就上去了。

  澎湃新闻:怎么控制住男子的?

  曹红国:他反抗很激烈,我抱住他的腿,一下子大家就都倒了,我被压在最下面。后来,机长也从驾驶舱里出来,我们三个合力摁住他,用飞机上的捆绑带把他手、脚捆住。空姐们也帮忙摁。

  澎湃新闻:这个时间长吗?老人参与了吗?没有其他空少吗?

  曹红国:过程很快。老人没有参与,当时有四五个空姐但没有空少。

  澎湃新闻:后来呢?

  曹红国:没想到, 他把捆绑带挣开了。我们又去控制他,他乱踢乱咬,这次折腾了一二十分钟,才把他控制住。他脸朝下,机长就一直摁着他,他反抗,机长就用膝盖顶他,不反抗就不顶。

  澎湃新闻:你的脸是啥时候受伤的?

  曹红国:不知道。后来发现受伤了,问题不大,一点擦伤。

  澎湃新闻:还有其他人受伤吗?

  曹红国:机长受伤了,我看到他左胳膊流血了,后来飞机紧急迫降巴基斯坦,警察把男子带走了,医生给机长做了包扎。

  澎湃新闻:飞机在巴基斯坦停了几个小时?

  曹红国:四五个小时后,把男子的行李给取走了。

  澎湃新闻:这个男子在飞机上喊了什么?

  曹红国:他一会说中文,一会说英文的。

  不希望当“网红”

  澎湃新闻:事发时你还在感冒发烧?

  曹红国:事发前3天发烧,40度,上飞机时基本不烧了。

  澎湃新闻:你爱健身?

  曹红国:是的。在国外的时候,有时候举举哑铃什么的。

  澎湃新闻:机长的那封感谢信主要是什么意思?

  曹红国:就说我协助他们遏制一名暴力乘客,并在与其搏斗时受伤。说我在帮助机组人员/全体乘客安全抵达北京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请接受机组的诚挚谢意。

  澎湃新闻:同事们怎么知道这事的?

  曹红国:我当时想着受伤了,没法跟同事、家里解释。在巴基斯坦迫降后,我给领导打电话说了这个情况,到北京已经是夜里十一点,晚点五六个小时,同事们接到我,把这个事扩散出去了。

  澎湃新闻:你的个人情况能介绍下吗?

  曹红国:2001年我从大学毕业后,到了位于河南省一家水利水电集团工作。2004年开始被派到国外,先做设计,后做项目管理,任埃塞俄比亚区域经理部副经理。2011年辞职到中航国际成套公司(位于北京),任高级项目经理、赞比亚分公司的总工程师,负责一个大型水利、路桥项目,去年4月项目结束调回国内。

  澎湃新闻:常年在国外,很少回家吧?

  曹红国:一般每年可以请一个月的假,都是项目不施工的时候。

  澎湃新闻:家里有孩子吗?想念孩子怎么办?

  曹红国:有个读初中的儿子。很想念,想的时候就打电话。

  澎湃新闻:你什么时候回家(郑州)的?

  曹红国:到北京后,第二天早上坐高铁从北京到的郑州。

  澎湃新闻:回来没和妻子讲吗?

  曹红国:没有。她还有一两个月要生了,她开车去地铁口接的我,问我了,我说在国外摔倒了。她不知道这个事。今天记者们找到小区,物业和她一说,她还很奇怪,说谁见义勇为了。

  澎湃新闻:今天接到很多电话?

  曹红国:是啊。很多,电话、微信,很多同学、朋友都在问。

  澎湃新闻:对一些中国游客在外被指素质低的报道,你怎么看?

  曹红国:能理解。不文明的人哪儿都有,中国人口多,现在又走出去比较多,从事的行业也不全是高端,体现出素质不高也正常,但确实需要提高素质。

  澎湃新闻:应该是首次成为“网红”吧,有什么感受?

  曹红国:不太适应,希望是一天就过(去)。

  澎湃新闻:你怎么看自己这次的行为?

  曹红国:这不是让咱碰见了吗。很平常的事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永嘉白癜风医院